办公室:0553-8795000/3913500 招生咨询:0553-3913555 人才招聘:0553-8795011

(原安徽工程大学机电学院)

新闻公告
学校动态 学校首页>新闻公告>学校动态>详情页
优秀创业学子风采<二>——“要做坚持到最后的人”
新闻中心 2020/11/21

编者按:

“2020年年末,“十三五”的收官之年,一场关于关于大学生创新创业的热潮——“逐梦100天 星火燎原培育计划”正在安信工如火如荼地展开。

创新创业,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汇。我们都曾耳闻大牛们大学时创业继而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,可在现实生活里,它又显得那么遥不可及。

创业固然步步维艰,但创业绝非痴人说梦。秉承着“创业企业家和产业工程师的摇篮”的办学愿景的安信工,打造了“创意创新教育→创新创业培养→创业产业孵化”三层递进的“金字塔式”创新创业教育体系,致力于播撒创业的种子,期待着有一天从安信工腾飞第二个科大讯飞。

为了讲好信工故事,更为了激励屏幕前心怀梦想的你,我们邀请到一批卓有成效的安信工创业学子接受采访,分享他们的创业之路。”



一件事,促创业


2016年,周杰大三,根据学校的教学安排,他要开始实习了。可周杰却犯了难,大学前两年课业学得一般,如果贸贸然进企业,自己也许很难适应。好在这时,教过周杰专业课的王德昌老师向他伸出了橄榄枝,“你要不要来我的实验室实习 ?”

在王老师的实验室,周杰像一块海绵,不仅飞速地补齐了前两年错过的知识,而且还在王老师的言传身教下,培养起了创业的念头。“王老师经常和我们聊人生,聊他求学时的经历,聊他的创业经历……”

王老师的话像种子,悄悄埋在周杰心里,但种子萌发的契机,要从一次购物说起。

有一次在和实验室小伙伴们出门逛街时,他恰好口渴,于是到学校对面的超市买饮料。大学城的超市人流量大,休息日的下午,收银台前排着长长的队,他至今记得很清楚,那天排了半个多小时的队,“实在等太久,我排队时就把水喝完了”。手握着空瓶子站在缓慢前进的人群里,一个灵感忽然蹦进他的脑海,“我可以设计一个用于自助结账的产品。”


1.jpg
(周杰在接受采访)

现在想起来 ,这当然是个绝妙的点子——那是互联网行业向线下扩张的关键节点,没过一两年,亚马逊、阿里巴巴、大润发等零售业巨头都提出了无人售货超市概念,并将之付诸实践。当然了,在那个时刻 ,身为一个普通大学生的周杰,即使有老师的指导,也很难做出产品雏形。

但这没有浇熄周杰的创业热情,他找来三个同学,组建起创业团队,主营软件、网站、产品的设计研发服务,摩拳擦掌,准备大展拳脚。

就在这时,周杰却被泼了一盆冷水——父亲不同意。从小他和父亲的关系就很亲密,父子俩经常就某个话题展开讨论,他有什么困惑,也会第一时间向父亲倾诉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颇有点多年父子成兄弟的意思。再加上父亲一直做生意,他的创业想法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子承父业,父亲本该是他最坚实的支持者。

然而在电话里,当他说出自己的想法,父亲却罕见地展现了强硬的一面,坚决不同意。

周杰没气馁,一通电话不行就再打一通。第二通电话,父亲依旧强硬;第三通,父亲的态度松懈了一点;第四通,父亲终于松口,“你可以试试看,不行再去上班。”

现在想起来,父亲的反对或许更多是出于对儿子的保护,做了一辈子生意的他,太明白创业的艰辛,所以更希望儿子走更轻松的坦途。


从陌生到信任


正式成立公司后的第一桶金来自一次搭讪。

临毕业前,班级组织拍毕业照,在摄影师组装摄影器材时,周杰主动走上前去,“需要帮忙吗?”。热心的他就这样给摄影师免费打了一下午工,傍晚收工,摄影师有点不好意思,“小伙子我给你点钱吧”,周杰摆摆手:“师傅你有什么是我能帮你做的?”。摄影师表示要回去考虑考虑,第二天,周杰再次主动上门:“师傅你在哪呢?我来给你帮忙。”,他打车去到另一个高校,又白打了一天工。就这样,摄影师对这个热情又靠谱的小伙子建立起了信任。

正巧,摄影师有一个工作中的痛点亟需解决,他每天都会拍摄海量的照片,如何从这些照片中挑选自己满意的照片,照片如何批量处理和上传,市面上没有好用的软件可供选择。

这单来之不易的生意周杰接了下来,因为没经验,他和团队斟酌再三,给了个便宜到近乎白送的数字——4000,“现在想起来,最少应该报几万块,因为那个软件确实挺难做的”。万事开头难,虽然钱挣得不多,客户对他们的产品倒是赞不绝口,也算是开了个好头。


2.jpg

(周杰在工作)

或许是天生的亲和力,又或许是从小父亲的耳濡目染。周杰不仅擅长飞快地获得陌生人的信任,更有维护长期用户的耐心,“我把他们都变成了朋友。”

曾有一段时间,因为学校文津校区校舍紧张,暂时不能给创业学子提供免费办公场地。校园附近有家专升本教务培训机构,周杰的团队曾为这家机构设计过门户网站和教务管理系统。无奈之下,他找到培训机构老板求助。老板很豪气:“我们正好有教室空着,你用吧,不用给钱”。出于朋友情谊,老板把教室借给他们免费用了一年,解了燃眉之急。


坚持到最后


创业不总是顺风顺水。

国内互联网圈子里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:“就差一个程序员了”。意思是说创业者自以为点子绝妙,方案齐备,只差程序员来实现想法,就可以大展宏图。可实际上,从产生想法,到项目落地,再到组建公司,最后让公司活下来,每一关都是巨大的考验,一千个人里能走到最后的,可能只有一两个。

周杰和他的团队也不例外,尽管他们已经非常努力。但2017年末,他们盘点一年的营业额,发现总营收才不过十万元。虽然互联网行业是轻资产运营,但减去必要开支,每个合伙人年底只拿到了几千元分红。

过完年回来,大家的精气神明显不一样了,有人泄气,有人动摇。很快,第一个提出要离开的人出现了,接下来是第二个,第三个……最终公司只剩下了他一个。朋友们的想法周杰都能理解,家庭的因素、现实的压力,现实太残酷了。甚至连他自己也有过动摇的念头,只是责任心驱使着他坚持到最后:“是我把大家聚在一起创业的,如果公司做不下去了,我必须要做坚持到最后的人。”

2018年10月,创业伙伴们已经星散,最后一单生意也做完了,周杰决定彻彻底底地放空一次自己。他花了一周时间查找攻略、制定计划、准备物资,用手头所剩不多的钱买了一辆单车,开始了从芜湖向黄山的骑行之旅。

那是金黄色的初秋,阳光和煦,木叶初黄,疏影摇落,周杰一个人骑行在皖南川藏线公路上,疾风拂过身侧,汗珠一滴滴从额头滑落。现实、未来、压力、烦闷,所有的一切都被抛诸脑后,唯一的念头只有向前行。因为平时缺乏锻炼,第一天晚上到旅店时,大腿就肿胀了起来。骑行之路无人相伴,常常在路上感到荒凉,起起伏伏的山路有时会让人绝望,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,用了六天时间,骑到了黄山。

旅行可以让人暂时忘却烦恼,但不能解决烦恼。创业的烦恼几乎无处倾诉,向家人不能,这只会让他们更加担心;向朋友不能,他们按部就班地工作,生活风平浪静,走在人生另一条赛道上。

从黄山归来后,再一次面对创业几乎失败的现实,周杰决定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。

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他联系到了学校科技处处长高涛。读书时他曾与学校科技处打过交道,他想科技处也许会有一些项目资源。“其实我几乎不抱希望,去找高处更像是找个人倒苦水,我本准备见完他就回去把公司注销掉。”


向前行


这次无心插柳式的碰面给了周杰柳暗花明般的转机。高涛对这个年轻人印象深刻,在听他描述过自己的困境后,他给周杰介绍了一个项目——为一家物流公司制作APP,并告诉他:“我信任你,(这个项目)如果你可以做,你就去做,如果你不能做,这个项目还是交给你,你找人帮我做”。

周杰联系到前合伙人,用线上合作的方式,完成了这个项目,并且得到了客户的认可。这笔生意不仅给周杰带来了宝贵的现金流,更极大地鼓舞了他的信心。从那以后,周杰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,陆续接到了许多大单,也找到了更多的在线合作伙伴。

2019年,他的公司的营业额达到了80万。

那个曾经一度濒临崩溃想要放弃的年轻人,如今已经成为了值得学弟学妹们学习的创业典型。坐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的周杰,目光坚定,侃侃而谈。


3.jpg

(周杰在接受采访)

后来在人生的许多时刻,不管是顺境时,还是逆境时,周杰都会想起那段骑行的经历,“那么难我都熬过来了,现在这算什么。”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那段经历像极了他的创业经历,起起伏伏,磕磕绊绊,“有时候骑过一个上坡,你以为已经到顶了,但坡后又是另一个更高的坡;有时候你以为会一路坦途,但说不准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回把你淋成落汤鸡。但雨过天晴之后,你还是要昂着头,继续向前行。”


(采访|咸友健、大学生记者团王蕊、陈庆英、张美

文|大学生记者团王蕊、陈庆英

图|咸友健

编辑 |咸友健、大学生记者团张美

审 |赵靓)